|DoIt|

朝不保夕。请勿关注。

想狼嚎,想高歌,想成为任何一种可以撕开了嗓子可以惊天动地的生物。单纯而浅薄文字的重量在沸腾的情绪面前都轻若无物,碎如齑粉沉灰,破败为烂石瓦砾。

那剜心之爱,凿骨之恨,抽筋扒皮之痛,胸腔以里是心脏炸开,裂骨焚墟。歌赋长诗骈文软词,还是铮铮硬曲,明辞小令。

太简,太短,咬在齿根上都太轻而易举。

一将难敌千军,一言难压万句,无声恐过聒鸣。

阿七说得对,人的愤怒真的是源于自己的无能。我没本事把镜头衔接缝纫出感情,表达的东西就像傀儡洋娃娃一样看着恶心又扭曲,人真的想嘶吼的时候嗓子喑哑无声,太痛太苦了,窒息感会让你无数次想拿利剑剖开自己,再折断了肋骨将心脏掏出来。为什么人的表达力可以这样的无力无能空无所依??????为什么我委身跪地在这么多年岁月里生生成了个废物?????为什么感情激昂却沸点极低,挣扎着跳起来都他妈不温不火热不起????

不怪乐鼓无声,文字轻盈,

全是因为我不能入木三分积雪万尺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