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DoIt|

朝不保夕。请勿关注。

我知道什么玩意儿都他妈会滚蛋。

●感谢互联网,虽然信息碎片和舆论垃圾铺天盖地,可是还是把光投射的更远了,总能抓到的。

●之前有个很喜欢的老师跟我说过两句话。第一句是:画画的时候,要买那种不能撕的,超级贵的本子,然后一页一页的画,并且养成一页一页的翻的习惯,这样你第一张黑历史就会永远的恶心你,直到你画完一本,你才能摆脱它。当你自认为摆脱十个你最厌恶的阶段的时候,其实你已经进步了十本的涂鸦了。

这句话,是我初中的美术老师一次随口说的。当时我也没什么感觉,但是大脑就是替我记住了。然后越到后来,我才越觉得这个人生公式是多么的有意义。

第二句,不记了。

倘若灵魂无法贴近,也只能是个同床异梦的结局。

ABO…今儿突然就写了。

还是个十九岁的大男孩儿,求而不得的孤犬,头发打卷眼角发潮,一忍再忍到最后忍无可忍,三更半夜挤过酒吧拥挤的人群把贴在他哥身上的什么人丢到一旁,扯着对方的领子咬着牙质问为什么我不可以,凭什么我标记你就不可以。

恍惚间他哥会嗅到绝对熟悉的气息,和龙鱼混杂之地完全割裂开来的纯粹气息,他弟的信息素。然后他的瞳孔从酒后的涣散变得聚焦,嘴角的笑意从始作的轻佻到僵硬成无奈,视线凝聚在他弟肌肉抽搐的脸上又装作毫不在意的移开。太多的话哽在喉咙里,被生生吞咽的鱼骨划破了柔软的咽喉,再多说一个字都是刺痛得生疼。“凭什么你不可以,是他妈全世界谁都可以,只有你不可以。”

可是上帝真的不公平。

艺术何必善于人际。

有代价的。

搬家的时候,是真的会理解什么叫生活需要极简。

逡巡梦境,濒死之人。

想他妈反社会你倒是牛逼一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