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DoIt|

朝不保夕。请勿关注。

顺应本能而基于演化基因:妄想突破樊笼的反骨,不堪遭囚三寸天地的野性。

追本溯源,有时候会很凑巧的意识到,正是少年如是抬头所见的半寸无云天空,伫立间惨遭的无声无息折翼断翅之手,还有那金属枷锁和口塞,变成药剂,在耳畔污言秽语低声咒骂之中扎入皮肉。

所以少年在长途跋涉之中得到难言兴奋,在背德乱伦之间汲取恶心快意。生命在铁栅栏之中碎作齑粉随风而逝,意志埋入泥土却扎根拼命四外蔓延。

当归属不过虚无的时候,逃离也便成了他人绝不能给的救赎。

是由我予我,极端自利间形骸之外的轻易满足。
是不得好死,千夫所指下仰天长啸的酣畅淋漓。

认真做的事,都有意义。

是有意义的,见过的人,走过路过。
剩下的就是把自己捯饬明白了,

我复活了,复活了,满血复活了。
人间值得,人间值得,

玩物丧志。

“你只是无处可去”

我没关系,我最牛逼。

爹还是糟糕的爹,家还是操蛋的家,

零零散散的温柔和温情浮在空气里,不是真的必要,可又难以张口说它握在手里不够温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