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DoIt|

朝不保夕。请勿关注。

我感到恶心。


前车之鉴。


历史永远不能丢弃。


控制分寸和欲望很难吗。


如果我知道我在茫然什么,那我就不会茫然了。


我不允许我自己随随便便就二十岁了!!!!!


我从风里梦里,掉落的影子里,斑驳的记忆里,将零碎的边角料堪堪拾起,仿佛还能拼拼凑凑出一个游无衿。


多少无心之失


顺应本能而基于演化基因:妄想突破樊笼的反骨,不堪遭囚三寸天地的野性。

追本溯源,有时候会很凑巧的意识到,正是少年如是抬头所见的半寸无云天空,伫立间惨遭的无声无息折翼断翅之手,还有那金属枷锁和口塞,变成药剂,在耳畔污言秽语低声咒骂之中扎入皮肉。

所以少年在长途跋涉之中得到难言兴奋,在背德乱伦之间汲取恶心快意。生命在铁栅栏之中碎作齑粉随风而逝,意志埋入泥土却扎根拼命四外蔓延。

当归属不过虚无的时候,逃离也便成了他人绝不能给的救赎。

是由我予我,极端自利间形骸之外的轻易满足。
是不得好死,千夫所指下仰天长啸的酣畅淋漓。

认真做的事,都有意义。